年味

时间:2020-01-24 11:37:05 | 作者:佚名

姑姑的女儿比我大三岁,住在益阳,小时候每个假期都会来长沙过,上高中后就没来过了,考上大学后,似乎会闲不少,今年能来长沙过年了。我满怀期待,我想,小时候过年时的那种欢笑,那种温度,那种对新年的盼望,融在一起,便是年味吧。

我满怀期待的走进家门,姐姐一家比我先到。一家三口坐在沙发上,一股违和感涌上心头。姑姑像以前一样热情地给了我一个拥抱,又坐回沙发上,拿出了手机,翻起了微信。姑父笑着跟我打了声招呼,又开始看起了电视剧。姐姐的招呼更简单:“哟。”之后又低下头开始在电脑上“哒哒哒”地敲了起来。过去那种大人们围在电视前,一遍讲着我根本找不到笑点的话,一边大笑;我和姐姐在地上玩着玩具的新年已经不见了。空调是那么闷热,厨房里油烟机的声音是那么刺耳,客厅里没人看的电视孤零零地发着声,大家只是埋头盯着手机屏,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了。难道过年都离不开手机吗?

不一会,姑姑像屁股被针扎了般,突然跳起来,激动地叫道:“快点快点,大红包,快抢呀!”姐姐很精神地扭过头来,从口袋里闪电般地拿出手机:“哪个群?”“就是‘老曾家’那个群,你H姨发了个好大的红包!”奶奶也慢吞吞地从厨房里走出来,右手在袖套上擦了一下,眯作文//wWw.ZuoWenwang.Net/着眼,不一会儿,奶奶突然笑了起来:“啊哟,六块钱!什么手气呀!”姐姐也和姑姑一起高兴地说:“芸芸抢到了四十八块钱!哈哈哈!”

屋子里热闹了起来,一阵阵欢声笑语盖过了电视中噼里啪啦的爆竹声。根本不算多的微信红包,却能让人得到比珍贵的奢侈品更高的快乐。不同于往日的清静,今天天气虽然冷,但屋子里却直教人想脱衣服。脱掉外套,空调的暖流把身子烘的暖暖的。一阵阵欢笑声盖过了电视中主持人的声音。餐厅里传来年夜饭的香气,“来盛饭!”奶奶喊道,“来了!”没几下子客厅就人影也看不到了;鸸谠谧钪屑,冒着腾腾热气。爷爷端起酒杯走到姐姐身后:“恭喜芸芸考上大学!祝你在大学学习进步,多交几个好朋友!”姑姑说道:“她倒是有不少朋友,倒是希望她交个男朋友。”爸爸说道:“祝爷爷奶奶身体健健康康,寿比南山!干杯!”几个白酒杯和两瓶牛奶碰在一起,窗外的烟火“啪”的一声,在夜空中绽放,五颜六色的光芒仿佛预示着新一年也会红红火火。

年味不是一成不变的,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年味。但不管什么时候,过年时的那种欢笑,那种温度,那种对新年的盼望,融在一起,便是年味。

我打开微信,:“哇,都有八百多条消息了呀,真是热闹呀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