假如我与心中的英雄生活一天

时间:2020-01-24 11:38:26 | 作者:张竞文

那是公元前228年,易水岸边,衰草连天,临时搭起的草亭内,一方黑色木案,一斛清洌燕酒。

众人举杯,北风寒,冷彻心骨,萧萧声呼悲于天地。众人心知,此地一别离,再无相见之日,皆白衣冠以送之,雪白的一片,衬映着沧蓝的一片易水。冰天冷月,残阳似血,马嘶声咽,北雁鸣空绝。

高渐离击筑,那样得凄婉动听。荆轲和而歌:“风萧萧兮易水寒,壮士一去兮不复还!”悲歌未彻,啼声一片。燕地的冬日,滴水成冰,更冷的是送行者的心,友人高渐离收乐而起,曲终,人将散,众人皆与荆轲诀别,轲重负国家之存亡重任,一人命换燕国之存,此乃重国家而轻个人之义也,一时间呜咽声起。

向西边走的车越来越远,直至消失在寒风中,易水边,白雪地,北风紧,四围飘絮中,一鞭残照里,遍人间悲伤填胸臆。

在驶往秦国的途中,泪水已被风干,驾车的手早已冻得失去知觉,脸上的泪已经风干,只觉得脸冻得生疼。只听得,车内荆轲喃喃自语:“以一人之命,二人之命换一国之安宁,足矣,足矣——

“先生——”我欲语,然此时,千言万语化作满腔悲愤,竟令我浑身颤抖。今日,我与心最敬仰的英雄一作文//wWw.ZuoWenwang.Net/起,日夜西行,前向虎狼之秦,驶向壮士千古的征程。

我被阻于秦王大殿,章台宫大殿巍巍,一架飞桥横跨渭水,将一眼望不到边的一片,犹如仙宫玉宇,气势如弘。荆轲没有看一眼,只疾步向前,脱鞋去袜,直入大殿,我看到身后捧着木匣的秦午阳,稍稍迟疑,他回过头,看了我一眼。

我知,秦午阳手中所捧的木匣,便是太子丹敬献给秦王的江山图。我握紧了拳头。

深施一礼,我转身离去,宫殿外,我佯装给马饮水,悄然骑上千里名驹骕骦,飞驰而去。

大殿内,荆轲缓慢展开地图,我知道,我知道,此时,一把致命的匕首将立刻闪出,图穷而匕见!

大殿,荆轲大喝一声便冲上前一手抓住秦王的袖子,一手持匕刺过去,不料秦王一个翻身躲过,一场在宫殿的追逐战展开了,由于秦国有规,上殿者不得带尺兵,所以众臣也不知如何是好,目瞪口呆地看着二人,秦王的医师将药箱掷过,秦王断其左股,荆轲受到八处伤害,靠着柱子边上对秦王破口大骂,最终被侍卫拖走斩杀。

骕孀如电,瞬时离开王城,回首秦宫,灰色的宫宇苍茫如梦,我的泪如雨下,纵然千载之下,有多少人,为这一时刻,捧上一鞠英雄泪。